<tbody id="ogsh2"></tbody>
<rp id="ogsh2"><object id="ogsh2"><blockquote id="ogsh2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
        <th id="ogsh2"></th>
        <button id="ogsh2"><object id="ogsh2"><input id="ogsh2"></input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  <th id="ogsh2"></th>
        <th id="ogsh2"></th>

        <progress id="ogsh2"></progress>
      1. <button id="ogsh2"><object id="ogsh2"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      哈里斯亞洲行要談南海,被問最多的卻是這個話題

          時間:2021年08月24日 14:01:30 中財網
            [前言]
            正在新加坡訪問的美國副總統哈里斯,23日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舉行會談。在會后的聯合記者會提問環節,所有問題都圍繞阿富汗局勢。盡管哈里斯為拜登政府的撤軍決定進行了辯護,但李顯龍的回應耐人尋味。有觀察指出,拜登政府此時為從戰爭泥潭脫身而拋棄阿富汗政府的做法,讓美國對地區國家的外交攻勢變得蒼白無力。


            23日上午,李顯龍陪同哈里斯,在新加坡總統府檢閱了儀仗隊。這是哈里斯就任美國副總統后,首次訪問東南亞。在會后的聯合記者會提問環節,所有問題都集中在阿富汗局勢上。哈里斯為拜登政府撤軍的決定進行了辯護,并反復強調,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如何從阿富汗撤離。哈里斯說:“現在,我們特別專注于如何撤離美國公民、曾與我們一起工作的阿富汗人,以及那些需要幫助的阿富汗人,包括婦女和兒童,這是我們此時的唯一關注點?!?br />
            事實上,拜登政府因從阿富汗倉促撤軍造成混亂,面臨美國國內及國際社會的巨大壓力,更動搖了一眾盟友對美國的信心。英國路透社的分析指出,哈里斯此時訪問亞洲,其重要任務之一,就是要說服新加坡和越南的領導人,美國對東南亞的承諾是堅定的。哈里斯在記者會上直言,此行的目的就是明確與盟友合作的重要性,“我來這里的真正原因,就是要表明美國依然是世界領導者。我們非常認真地扮演這一角色,我們在全球范圍內有著眾多共同利益。今天,我們在新加坡強調并重申我們與這個國家和這個地區的持久關系,并強化對自由開放的印度-太平洋地區的共同愿景?!?br />
            對此,李顯龍的回應耐人尋味。他表示,新加坡對于拜登政府撤軍的決定表示理解,但美國接下來將采取怎樣的行動才是更加重要的?!拔覀儚碾娨暽峡吹搅?,阿富汗正在發生什么。但影響各國如何看待美國的全球優先事項以及其戰略意向,取決于美國將做什么,如何在該地區重新定位,如何與廣泛的朋友、伙伴和盟友接觸,以及繼續打擊恐怖主義?!崩铒@龍還強調,希望阿富汗不會再次成為恐怖主義的中心。

            李顯龍宣布,新加坡將提供一架A330加油機,協助美國從阿富汗撤離人員。哈里斯對此表示感謝。新加坡空軍的該架多用途加油機,于今年4月獲得全面作戰能力許可,能夠同時執行空對空加油和空運等任務。


            當天,哈里斯還與新加坡總統哈莉瑪舉行會談。下午,哈里斯前往樟宜海軍基地,并參觀了美國海軍“塔爾薩”號瀕海戰斗艦。目前,美軍在全球部署了6艘瀕海戰斗艦,其中兩艘就部署在新加坡,分別是“查爾斯頓”號和“塔爾薩”號。

            事實上,新加坡并非美國的軍事條約盟友,但由于其位于全球戰略樞紐位置,而且同意美軍進駐,已經成為美國在該地區最強大的安全伙伴之一。2013年,美國海軍“自由”號瀕海戰斗艦進駐樟宜,這也是瀕海戰斗艦服役后首次進行戰斗部署。之后數年里,美軍輪換部署的瀕海戰斗艦頻頻攪局地區局勢。

            23日,兩國還達成了一份安全協議,通過“向新加坡輪換部署美國P-8飛機和瀕海戰斗艦”,重申美國在該地區的存在。除了防務領域,雙方還啟動了一系列新合作的領域,包括網絡安全、氣候、經濟、疫情以及太空領域的合作。在網絡安全方面,新加坡的網絡、國防和金融機構和美方對等機構簽署了三項協議,加強在關鍵技術、關鍵基礎設施保護、數據安全和最佳實踐共享方面的合作。在經濟合作方面,兩國將舉行“供應鏈對話”,討論全球供應鏈等議題。

            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、東南亞研究中心主任許利平對深圳衛視直新聞表示,美國更多的還是要加強和東南亞的傳統伙伴國的關系。另外,對于涉及到美國一些關鍵利益的問題上,美國還是要群組一些力量。新加坡在美國整個亞太戰略中,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,特別是在新加坡李光耀時代,美國在亞太地區的一些重要問題,都會咨詢新加坡。


            哈里斯此次亞洲行之前,外界預計南海議題將是其重點之一。在與李顯龍的會談中,哈里斯確實也提及南海問題,重申美方對維持所謂“南海自由開放”的承諾。但外界注意到,李顯龍在記者會上并未提及南海。

            近來,新加坡方面在多個不同場合表達在中美之間尋求中立的立場。日前,新加坡外長維文在接受新加坡亞洲新聞臺專訪時表示,在中美兩國的關系中,新加坡“是有用的,但我們不會被利用”。李顯龍也數次在公開場合,警告美國不要提出“站隊”的要求。8月3日的阿斯彭安全論壇上,李顯龍再次警告美國不要咄咄逼人地挑戰中國,稱華盛頓日益強硬的對華路線“非常危險”,呼吁美方調整心態。

            許利平認為,美國這個心態實際上是不利于中美之間的良性競爭,甚至不利于整個世界經濟的復蘇。因為中美是世界的兩大經濟體,這兩大經濟體不能夠和平共處的話,對全世界都是一個災難。

            在新加坡的訪問行程中,哈里斯將于24日發表演講,詳細概述拜登政府對該地區的愿景,并會晤商界領袖。隨后,哈里斯將訪問越南。這也是越南戰爭結束以來,首次有美國副總統到訪越南。預計她將提出經濟、安全、疫情等相關議題。不過,對于哈里斯的越南之行,國際社會最關注的,當然還是阿富汗局勢。

            連日來,喀布爾的混亂讓人聯想到越戰結束時美軍撤離西貢的場面。在傳統媒體和社交網絡平臺上,美軍通過直升機載送大使館人員到喀布爾機場的畫面與1975年美國動用直升機在越南西貢的大樓屋頂接送美國外交、情報人員和越南籍雇員撤離的畫面,被不止一次地相提并論。國際輿論認為,喀布爾已經成為另一個西貢,“同樣的倉皇跑路”,顯示了美國的“無力”和“不可靠”。哈里斯在越南訪問的時候,可能依舊不得不就這個類比作出表態。


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拜登政府近期對東南亞地區格外“上心”。在哈里斯此次出訪前,美防長奧斯汀已于7月下旬訪問新加坡、越南、菲律賓;8月初,美國務卿布林肯又出席了東亞合作系列外長會議。此后,美常駐聯合國代表托馬斯·格林菲爾德還訪問了泰國。

            觀察認為,拜登已把亞洲列為外交政策議程的一個關鍵,一系列圍繞東南亞的外交努力,在未來幾個月內還會持續。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成曉河對深圳衛視直新聞表示,美國近期頻頻強化與這些國家之間的關系,一個方面是彌補美國過去20年來對這個地區不太重視的弱點,另一個方面是要強化與中國在這一地區競爭的態勢?!八悦绹F在的說法也好,動作也好,已經非常明顯。也就是說在現在以及可預見的未來,美國將把東南亞地區,作為與中國競爭爭奪的一個戰略要點?!?
          各版頭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