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ogsh2"></tbody>
<rp id="ogsh2"><object id="ogsh2"><blockquote id="ogsh2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
        <th id="ogsh2"></th>
        <button id="ogsh2"><object id="ogsh2"><input id="ogsh2"></input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  <th id="ogsh2"></th>
        <th id="ogsh2"></th>

        <progress id="ogsh2"></progress>
      1. <button id="ogsh2"><object id="ogsh2"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      秦光榮“圈子”里的廳官 坐擁多套別墅卻住集資房

          時間:2021年08月24日 14:06:14 中財網
            8月23日晚,云南省紀委監委發布了專題片《監守自盜必自毀》,披露了云南省教育廳原副廳長朱華山的自毀之路。

            在成為領導干部一開始,朱華山就有著“與眾不同”的價值觀,他把“當大官、發大財、懂享受”作為人生信條,“能當上官、能夠掙錢,覺得好像是(自己的)價值有體現了。人生觀方面,覺得是有地位了,能夠為人辦事了,人家認可你了,能夠有好的東西來享受了,就實現了精彩的人生?!?br /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朱華山先后擔任云南省招生辦主任、省招生考試院院長、省教育廳副廳長(正廳級)等職,把手中招生、考試等權力變成利益交換的砝碼。專題片披露,他非法收受巨額賄賂,涉案金額達2600多萬元。

            2007年,富商王某認識了時任云南省招辦主任的朱華山。此后不久,王某就在昆明某大酒店為朱華山“奉上”現金人民幣100萬元,愛財的朱華山喜形于色,很快接受了這個有錢的“朋友”。

            王某通過拋撒誘餌,將朱華山手中的招生權力移花接木,為他人就學提供幫助,既做了人情,又顯示自己神通廣大,實現其商業目的。每年招考期間,王某請托幫忙,朱華山都一一照辦。2008年至2012年,朱華山先后8次收受王某所送現金250萬元、別墅一幢、紅木家具款36萬元。

            楊某某是云南多家民辦學校的董事長,比起王某的金錢開道、直奔主題,她的手段更顯“溫柔”,主要圍繞朱華山的親屬、父母、子女下手,通過打“感情牌”來圍獵。
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朱華山先后10次收受楊某某27萬余元。2019年9月底,明知云南全省正在肅清秦光榮流毒,自己可能面臨組織調查,他仍讓楊某某陪同去4S店看車,并收下一輛價值110萬元的高級轎車。

            除了王某和楊某某,朱華山還非法收受涉黑頭目喬某、王某、楊某等7人所送現金折合人民幣共計700余萬元。

           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曾披露,朱華山處心積慮攀附云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,并走“夫人路線”討好秦的妻子黃玉蘭,以此進入秦光榮的圈子,并走上正廳級的崗位。

            這份處心積慮,同樣被朱華山用在自我包裝上,其懺悔書中寫道:“形象上,在組織面前,在公眾面前極力表現自己正直、誠實、陽光、低調、謙和的形象,而實際上是丑惡、圓滑、灰暗、私欲膨脹的自己;生活上,極力表現出嚴謹、樸素、簡單的一面,而實際是追求奢華、追求享受?!?br /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辦案人員披露,在搜查過程中發現朱華山的家里很樸素,因為他不敢光明正大地花受賄得來的錢。

            早在2006年,朱華山以給父母買房之名,用受賄款購買了一套別墅;2007年收受他人價值50萬元的奧迪汽車一輛;2009年以借為名向他人索要300萬元,購買高檔住房一套;2011年,收受他人480多平米別墅一套;2015年,出資400余萬元購買別墅一套,并斥巨資豪華裝修。
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然而,為了掩人耳目,更為營造自己清廉正直、兩袖清風的假象,朱華山長期居住在昆明理工大學的集資房里,別墅只是偶爾去住一住,只有少數幾個親近的親戚知道他有別墅。

            朱華山對豪車也很感興趣,但車子到手后,他也只是偷偷摸摸開一開,還要把車上的標識取下來。2019年收受上述價值110萬元的豪車后,朱華山又找機會把購車款退還給楊某某。辦案人員表示,這說明朱華山心里明白什么是犯罪、什么是違紀,根本上說還是心存僥幸,對法律、紀律無敬畏之心,沒有底線。

            買好車,但又不敢坐,偶爾用一用,偷偷摸摸;買大房,但又不敢住,偶爾住一住,躲躲閃閃??偸窍褡鲂⊥狄粯?,見不得人。這就是朱華山可悲人生的真實寫照。

            2010年左右,朱華山與楊某某、歐陽某三人共同出資,在云南某地購買土地、開發商住樓。朱華山出資272萬元,獲得分紅400萬元。

            2019年11月,朱華山因涉嫌違紀違法線索被省紀委監委談話。他表面主動配合、知無不言,背后卻精心設計、串供毀證、避重就輕,他告訴歐陽某和楊某某,如果有人找到他們,就說上述400萬元還沒有結算、沒有分紅,并讓他們撕掉相關憑據。
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朱華山機關算盡,卻逃不出黨紀國法的制裁。面對鏡頭他坦言:“在強大的組織面前,任何的聰明都是小聰明、小兒科,想要通過小聰明來規避組織監管、逃避組織的審查調查,是做不到的?!?br />
            “自己有了問題要趕快向組織坦白、交代、自首,早一天就是自己早一天‘解放’?!?br />
            2020年7月,朱華山接受云南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,同年12月被開除黨籍和公職。2021年3月,朱華山涉嫌受賄罪一案,經云南省人民檢察院指定管轄,由文山州人民檢察院向文山州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。

            來源:云南省紀委監委、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等
          各版頭條